347.第347章 不要让项御天知道这些(9)(1 / 1)

安城伸出手,摸索到她的肩,将她拉入怀中,带着一丝粗砺的手抚上她的后脑,把她的头轻轻按到自己的肩上。

温柔的,没有任何侵占性。

“不管你选择什么,我都尊重你。”安城轻声说道。

选择?

她坚持最初的选择,既然不能两全,她就陪着项御天一起死。

江唯一靠在他的肩上,“安城,不要告诉项御天这些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他会疯的。”

她承受就够了。

就像孤鹰说的,项御天从12岁开始,没有一天是开心的,她不想他跟着她再去承受这段被尘封的过去。

这段过去,到此为止。

“……”

到这个时候,她还是在为项御天着想。

安城的眸子黯淡无光。

“我走了。”江唯一离开他的怀抱,转身走开,一步一步走出满天星的白色花海。

大约三十秒后。

安城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,“唯一,你父母只留下你一个女儿,别选择极端的路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愧是安城,总是睿智得好像什么清楚。

江唯一沉默地继续往前走去。

“如果你有个什么万一,我这个一手把你牵扯进来的人又该如何自处?”安城说道。

风吹落了许多花朵。

凌凌散散地掉落在地上……

“……”

江唯一没有回应他,一个人离开,背影纤弱。

长发在风中轻舞。

———☆———☆———☆———☆————

AN大厦。

江唯一鼓起勇气推开拘留房暗室的门。

刚打开,一个高大的身影就从里边扑了出来,将她按在门上,铺天盖地的吻朝她落了下来……

是项御天。

项御天紧紧贴在她柔软的身上,修长的手在她身上上下其手,薄唇含住她的唇反复吮吻,舌尖挑开她的嘴钻了进来,攻城掠地,疯狂地吻着她。

像是要倾出自己全部的思念。

江唯一任由他吻着,没有抗拒,任由他为所欲为。

“去哪了?”项御天直到吻够才松开她,低眸愠怒地盯着她,语气像个孩子似的抱怨,“我一直在等你!”

“我只是随便走了走。”

江唯一勉强扯出一抹笑容,牵过他的手往里走去,关上门,随口问道,“我不在的时候你很无聊吗?”

“我很忙。”

“忙什么?”

“想你,想你,还是想你。”项御天说道。

江唯一的心狠狠地悸动着,走到床边将有些凌乱的被子叠起来整理到一旁。

一双手臂从后抱住了她。

项御天从她身后抱住她,俊脸贴着她的发,深深地呼吸,闻着她淡淡的发香,“渺渺,别再离开我这么长时间。”

他没有多少天了。

他恨不得分分秒秒和她在一起。

“项御天,我有事问你。”江唯一背靠着他的胸膛,声音低低地问道。

“嗯?”

“订婚典礼上,你告诉我,为了我不会伤害我的父母……如果那是我真正的父母,你也不会伤害他们的,对吗?”江唯一问。

“他们生了一个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,我怎么会伤害。”项御天呼吸着她发间的清香,声音性感。安城伸出手,摸索到她的肩,将她拉入怀中,带着一丝粗砺的手抚上她的后脑,把她的头轻轻按到自己的肩上。

温柔的,没有任何侵占性。

“不管你选择什么,我都尊重你。”安城轻声说道。

选择?

她坚持最初的选择,既然不能两全,她就陪着项御天一起死。

江唯一靠在他的肩上,“安城,不要告诉项御天这些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他会疯的。”

她承受就够了。

就像孤鹰说的,项御天从12岁开始,没有一天是开心的,她不想他跟着她再去承受这段被尘封的过去。

这段过去,到此为止。

“……”

到这个时候,她还是在为项御天着想。

安城的眸子黯淡无光。

“我走了。”江唯一离开他的怀抱,转身走开,一步一步走出满天星的白色花海。

大约三十秒后。

安城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,“唯一,你父母只留下你一个女儿,别选择极端的路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愧是安城,总是睿智得好像什么清楚。

江唯一沉默地继续往前走去。

“如果你有个什么万一,我这个一手把你牵扯进来的人又该如何自处?”安城说道。

风吹落了许多花朵。

凌凌散散地掉落在地上……

“……”

江唯一没有回应他,一个人离开,背影纤弱。

长发在风中轻舞。

———☆———☆———☆———☆————

AN大厦。

江唯一鼓起勇气推开拘留房暗室的门。

刚打开,一个高大的身影就从里边扑了出来,将她按在门上,铺天盖地的吻朝她落了下来……

是项御天。

项御天紧紧贴在她柔软的身上,修长的手在她身上上下其手,薄唇含住她的唇反复吮吻,舌尖挑开她的嘴钻了进来,攻城掠地,疯狂地吻着她。

像是要倾出自己全部的思念。

江唯一任由他吻着,没有抗拒,任由他为所欲为。

“去哪了?”项御天直到吻够才松开她,低眸愠怒地盯着她,语气像个孩子似的抱怨,“我一直在等你!”

“我只是随便走了走。”

江唯一勉强扯出一抹笑容,牵过他的手往里走去,关上门,随口问道,“我不在的时候你很无聊吗?”

“我很忙。”

“忙什么?”

“想你,想你,还是想你。”项御天说道。

江唯一的心狠狠地悸动着,走到床边将有些凌乱的被子叠起来整理到一旁。

一双手臂从后抱住了她。

项御天从她身后抱住她,俊脸贴着她的发,深深地呼吸,闻着她淡淡的发香,“渺渺,别再离开我这么长时间。”

他没有多少天了。

他恨不得分分秒秒和她在一起。

“项御天,我有事问你。”江唯一背靠着他的胸膛,声音低低地问道。

“嗯?”

“订婚典礼上,你告诉我,为了我不会伤害我的父母……如果那是我真正的父母,你也不会伤害他们的,对吗?”江唯一问。

“他们生了一个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,我怎么会伤害。”项御天呼吸着她发间的清香,声音性感。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